死亡游戏:谁都不能违反游戏规则。

发布时间:2018-07-25 浏览次数:

      墨月城娱乐
      在高二时我们寝室里一共六个人,室长袁也,漂亮的朴信子,独立自信的张佳,活泼开朗的玲玲,冷酷的冷情,我。我们四人虽然平凡,但彼此间相处得也算和谐,如果不是那件事,我想我们一定都是幸福的过着自己的生活的。可是······

      那是一个晚上,我们晚自习后聚在一起聊天,张佳突然问了我们一个问题。她说:“你们相不相信世界上有鬼呀?”玲玲很快对这个问题产生了很浓厚的兴趣,于是她马上接嘴道: “你信吗?”

       “切,世界上怎么会有鬼呀!你们无聊不无聊啊!”朴信子从一本厚厚的爱情小说里探出头来,接过了玲玲的话。

       “你别说得那么绝对,世界上不也有很多灵异事件很难说清楚吗?”袁也也加入了她们的话题。我的胆子比较小,于是对张佳说:“你没事说这些干嘛,挺吓人的,打住行不行?” 

      张佳很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说:“何晓,我不想说你了。你的胆子那么小今后很容易被人骗的!” 

      “是的。你也该锻炼锻炼了!”玲玲也附和着。 
      张佳继续说:我今天在网上看到了一个灵异游戏,很有趣的,听说能让人见到呢,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 
      “什么游戏呀?”袁也也很有兴趣的问。

      “真想听?”张佳很神秘的笑着问我们。 
      “你说呀!”玲玲有些焦急地问。 
      “对呀,你说,没关系的。”为了不引起公愤,我也很配合。说实话,我也对此蛮好奇的。 
      “那我说了?”张佳清了清嗓子,说: 
      “是这样的,在夜晚子时的时候找几个女孩(女孩越多越好)在一间封闭的小屋里面蜡烛,然后女孩们把门关上,在屋里排成一纵队,最前面的那个女孩打开门,走出去,再关上门,在门外敲三次门,每一次连续敲三下。敲完后站在屋里的最前面那人(也就是刚才队伍里的第二人)把门打开,门外的女孩走进来,排在队伍最后面,最前面的女孩再出去,关上门,像刚才那女孩那样敲门,再进来······以此反复。”为了让人能更好的理解,张佳还特意跑到门外去给我们做示范。 
      “得了吧!”朴信子很不屑地说:“这样下去得到什么时候啊!” 
      “你听我说完好不好?”张佳有些生气:“这样一直到我们队伍里的人看见门外准备进来的女孩背后多了一个影子为止。” 
      玲玲接着问:“那影子是什么东西呀?它出来后又该怎么办?” 
      张佳继续说:“当发现那影子后千万不能害怕,更不能把那女孩关在门外,只能一边吹那影子一边念叨‘冤有头债有主,这儿不属于你,到你该去的地方去吧!快离开这儿······’一直到那影子离开游戏就可以结束了。” 
      “那如果害怕了把门关上了怎么办?”袁也问张佳。 
      “死!”这时从我背后冒出来了一个阴冷的声音,吓了大家一跳。原来是一直未开口的冷情发出来的。我扯了扯冷情的衣角,小声问她: “你怎么知道的?” 
      “这游戏,我有听说过。”冷情冷冷地说。 
      “我才不相信有那么邪的事儿呢!”朴信子看了看张佳说。 
      “那你敢玩吗?”张佳特挑衅地看了朴信子一眼。 
      “谁怕谁呀!”朴信子也丝毫不认输的样子。 
      “好啊,那我们来玩吧!”玲玲显得很兴奋。袁也也表示想玩这游戏。 
      我问冷情:“你玩吗?” 
      “怎么不玩?”冷情依然冷冷地回答。不知道为什么,我隐隐约约感到一些不安,于是我对她们说我不玩。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劝我加入她们,说女孩多一些好些,并且保证她们不会害怕,一定会安全的把“鬼”送走。可是拗不过我,就放弃了,只是叫我别说出去。 
11点30分的时候吧,张佳她们就开始准备了。袁也把门和窗帘死死的关上,玲玲点上蜡烛,然后大家排好队,等待12点钟的到来。张佳胆子最大,排第一,袁也在张佳后面,玲玲在袁也后面,朴信子呢,在玲玲后面。冷情最后。我呢,睡在床上给她们报时。大家显得特兴奋。 

      “一切准备就绪!五——四——三——二——一—开始!”我睡在床上发号施令。然后我看到张佳从容地打开门,走了出去。接着听见张佳不慌不忙的敲门声:“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袁也打开了房门,我们都屏住了呼吸。 

      门外的张佳背后什么也没有,大家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张佳走进来排在冷情的后面,袁也走了出去······刚开始时每个人都很紧张,但队伍进行了两圈的时候什么事也没发生,于是气氛便缓和了下来。我觉得有些无趣,便早早的进入了梦乡。正当我睡得很香的时候,我被惊醒了。是一阵尖叫声把我叫醒的。我睁开眼睛,看见朴信子“啪”的一声关掉了门,她尖叫着说:“天啊!影子!!!你们看见没有,玲玲后面有一个黑色的影子!!!”队伍慌了,冷情大喊了一声“糟了”便打开了门,而门外的玲玲已经不见了踪影。张佳和袁也大叫玲玲的名字,但没有任何回音。而朴信子呢,早就吓到在地上了。我们都焦虑起来,我拿出手机拨打玲玲的号码,但是无法接通,接着朴信子不知道为什么,像疯了一般冲向了楼顶。我们也跟了上去。我看了看时间,1点44分。 
      楼上的情景吓傻了我们每一个人。玲玲蹲在一个角落里,她的眼睛向外鼓着,眼球向外突出,好像看到了什么极端恐怖的东西。她的表情已经扭曲,朴信子第一个发现她,只一眼,便吓晕了过去。 

      宿舍管理员一边责备我们一边走上了楼来,一看到眼前的情景便尖叫起来,然后报了警。 
      玲玲死了,法医的检测结果是突发心肌梗塞而死,我们五个人被带到警察局录口供。张佳怕把这个游戏泄漏出去会遭学校处分,便带领我们说,半夜的时候听见玲玲起床的声音,我们以为她上厕所便没管她,没想到过了很久也不见她回来。我们到厕所去看她,厕所没人。于是我掏出手机给她打电话,但就是连接不上。为了使警察相信,张佳还特意把我手机上的通话记录给了警察。 
      “那你们怎么知道她就在楼顶的?”警察问我们。 
      朴信子马上回答:“直觉!你相信吗,当时我脑袋里什么也没想,好像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告诉我必须马上去楼顶!”朴信子情绪依然很激动,刚才她吓得不轻。由于没有足够的证据,这个案子以意外伤亡了结了下来。我们依然去学校上学,只是只有我们几个知道,事情还没结束。 
      第二天,玲玲的母亲来学校收拾她的遗物,看着她一脸憔悴的样子我们都哭了。昨天还活蹦乱跳的玲玲,今天就没了,没人能够这么容易接受。 
      自从发生命案以来,我们寝室也在学校里出了名,经常能听见别人说我们寝室闹鬼的谣言。我们几个一到晚上就不敢一个人睡,晚上稍微有一点响声就能把我们惊醒。那天晚上我挨着袁也睡,朴信子挨着张佳睡,只有冷情像没事人一样依然一个人好好的。半夜的时候,我们听见了朴信子做噩梦发出的声音。她一边挣扎一边大喊:“求求你饶了我,我错了!别······别跟着我······” 
      我们叫朴信子的名字,想把她唤醒,结果她突然坐了起来,鞋也没穿,冲出了寝室。我们想也没想就跟了出去。只见朴信子一边跑一边哭着说:“别过来,你别过来,我求求你了,我不敢了······别过来好不好······”朴信子把我们带到了楼顶,我们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只能一个劲的喊她回来。可她好像没听见一样,爬上了栏杆。我们吓呆了,想拉她下来。可是她却很激动的对我们说:“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我们都不敢前进一步了。这时管理员跟着冷情走了上来。看到眼前的情景也很惊讶。

      她对朴信子说: “你有什么想不开的咱们下来说吧,你先下来,那上面很危险的!”她一边说一边想试着接近朴信子。张佳打电话报了警。可电话还没接通,朴信子就望着我们看了张佳一眼,然后很诡异的笑了一下,然后纵身跳了下去。管理按员发出了鬼一般的尖叫声。 
      这次有管理员为我们作证,警察便以自杀案结束了,而我们呢,知道事情远远不止那么简单。 
      自从朴信子死后,张佳有些神情恍惚,整天都一惊一咋的,我们有些担心她,便叫她回家休息几天,放松一下心情。张佳也答应了,向学校请了一周的假。只是谁都没想到,张佳会在回家的途中遭遇车祸,她的头被一辆大货车轧得支离破碎,脑浆涂了一地。警察根据她手中的书才辨别出她的身份。参加完葬礼后我们回到学校,在张佳的书里意外的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们背叛了我们的朋友,谁也别想逃脱游戏的惩罚。

 

      我和袁也有些崩溃了。袁也抱着我哭着问:“何晓,怎么会这样啊?已经死了那么多人了,下一个又是谁?我们该怎么办?” 
      冷情这时突然说,看来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我迫不及待地问。 
      “再玩一次那游戏。” 
      “什么?再玩一次?不行!打死我我也不玩那该死的游戏了!”袁也激动地说。 
      “那你想死吗。”冷情冷冷的问。 
      “你什么意思啊?”袁也反问她。 
      “我问你一个问题。咱们第一个人死的是谁?” 
      “玲玲”。我说。 
      “她为什么会死?” 
      “因为——你是说——”我张大了嘴巴吃惊的问。 
      冷情点点头。 
      “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啊!别耍我了行不行?”袁也有些不耐烦。 
      我抱着袁也说:“我们只能再玩一次了。” 
      “为什么呀!” 
      “你想一想,玲玲为什么会死?” 
      “因为朴信子把门关上了,违反了游戏规则。” 
      “那第二个死的是谁?” 
      “朴信子。” 
      “朴信子死的时候说什么了?她说他错了,叫我们别跟着她。然后她死的时候看了张佳一眼。对着我们笑了,那笑容像谁?” 
      “玲玲。” 
      “这就对了。张佳死在朴信子后面,她死后我们就发现了那张纸条。张佳是提出玩这个游戏的人,而且是她对警察提出的假口供。”我对袁也说。袁也这才醒悟过来。 
晚上我们又在寝室里点好了蜡烛,拉好了窗帘。不同的是,这次我也加入了这个游戏。蜡烛在屋里燃烧得很平稳。当我站在屋外,房间里的烛光从门缝隙里透出来的时候我才感觉到什么是真正的害怕。像上次一样,敲门,开门,排好队,再出门,关门······也不知道进行了几圈之后,我站在门外准备进来的时候,我听见了冷情很镇定地对我说:“你来了。” 
我当时双腿发软,我看见屋里的烛光开始摇曳,我知道玲玲一定在我身后了。然后我听见袁也对我说,“玲玲,放手吧!死了那么多人也该结束了。” 
      “玲玲,你应该明白,在玩那游戏之前我们没有谁会想过害你死啊!”一向冷漠的冷情也说话了。 
      “是呀,我们也不想你死的,想想在以前我们六个人在一起多开心呀,谁会想到会发生这种事!”袁也哭着说,“玲玲,放下仇恨吧,原谅我们。” 
      “够了!”我不知从哪来的力气,说:“你们怕死吗?如果怕死那你们当初为什么要背叛我?你们知道那种极端恐惧的感受吗?我是被活活吓死的!吓死的!!!!”眼泪从我的眼里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玲玲,我知道你委屈,可我们也没办法呀!”冷情也流泪了。 
      “那好吧,既然你不原谅我们那你带我们走吧。我们到阴间再做姐妹,永远不离不弃······”袁也说。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见冷情对我说,“她离开了,何晓你进来吧.” 我瘫在了地上。 
玲玲原谅了我们,我们三人也松了口气。只是心里仍然不免悲哀。六个人的寝室,一下子就少了三人,谁也会悲伤的。

      周末放假回来后,我和冷情得知了一个让我们都无法接受的消息:袁也死了!她在家里吃了一种野生菌中毒身亡。没有任何征兆就离开了我们。

      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哭着问冷情: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玲玲不是原谅我们了吗,为什么袁也还会死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冷情摸着我的头发像个大姐姐一样,她对我说,“说不定袁也的死只是一场意外啊,你别想那么多。” 

      第二天,我就办理了转校手续。我再也呆不下去了。我再不离开这片伤心之地我想我会疯掉的。我劝冷情也离开,冷情倔强的摇了摇头。

 

      转眼三年已经过去,我已经上大二了。清明节的时候我回到了原来的地方,想去看看我那些失去的姐妹。于是我带上鲜花和水果,踏上了墓园。我本来是想叫上冷情的,可她的号码已经成了空号。自从我离开后我们再也没联系过。我怕我会想起那些伤心事。 
      天空中下着小雨,墓园看起来十分凄凉。我看着玲玲,朴信子,张佳,袁也的照片,不禁黯然神伤。从前的那些美好时光被永远的停止了下来,而那些青春灿烂的脸,也被永远定格在了墓碑的照片上。 
      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突然在一座墓碑上看到了一张冷漠淡定的脸,于是我瞬间倒在了地上。 
      冷情死了。她死的时间正好是我离开后的第二天。 
      我再也承受不了了,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一切就像噩梦一样,让我无法呼吸。泪水打湿了我的脸,我开始有些恍惚。这是我的手机铃声尖锐的响了起来。是一条短信,显示的冷情的名字。上面写着六个鲜红的大字:这是游戏规则!

墨月城娱乐
https://www.airuguo.com 



墨月城娱乐客服一 墨月城娱乐客服二 墨月城娱乐客服三 墨月城娱乐客服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