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城娱乐:连载原创文《龙游江湖》第三十五章、第三十六章

发布时间:2018-08-12 浏览次数:

第三十五章

自从十一月初一中营大帐会议以来,西郊大营上空似乎聚集起一股杀气。就连平时训练的叫苦声都消失不见,所有人都是拼命训练,直到精疲力竭。西凤山以及周围的山坡上,到处都是挥洒汗水的官兵。

十一月初五,原本晴朗的天气突然转阴,积蓄到中午,天空终于飘落下小雨。

“咦?下雨了。”一名官兵抬起头看向天空,雨点打落在他的脸上,带走一丝疲惫。

一旁负责监督的侍卫队连忙走上前:“别看了,不就下点雨吗?没有赵统领的命令,就算是下冰雹也要继续训练!”

“他奶奶的,都别玩水了,继续行军!”负责统领这支队伍的百夫长连忙大喝。说着,便小跑到队伍最前方,带领着军队在潮湿的山间小道行军。

清云被赵教头召到中帐大营,掀开营帐,赵教头正在大帐中来回踱步,脸上带着少见的愤怒与焦急。

“你终于来了?”看见清云到来,赵教头快步走上前去。

“不知赵统领传召我所为何事?”

“唉!知州大人今日外出时遇刺……”

“什么?”清云诧异道:“现在情况如何?”

“没有危及性命,但也受伤不轻。”

“时至今日,还有谁居然如此大胆?”

“这不是明摆着吗?”赵教头将一封书信递到清云手中。

打开书信,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西安通判的大印,清云心中顿时有了答案。再仔细一看,果然不出所料,大军出征剿匪,不可无人监军。现因西安知州罗大人遇刺受伤,通判王大人将代替监军一职。望全军上下一心,旗开得胜。

清云合上书信:“好一个鸠占鹊巢。”

“如今的当务之急是如何招架。”赵教头走到地图前不知在想什么。

“知州大人他能不能带伤监军?”

说道这,赵教头眼中又冒出怒火:“伤及经脉,一个月内恐怕连床都下不了。”

清云还是不死心,继续问道:“那有没有关于刺客的蛛丝马迹?”

“那人身法诡异,没有留下任何证据。”赵教头面带恼色:“等我回去,一定要好好问问罗管家,看他这些天到底在干什么!”

“大势已成,剿匪刻不容缓。”清云快速思考着已方的有利因素:“计划不变,眼下只能步步为营了。”

“也只能如此了,此事一定要让老爷如实上报给圣上!”赵教头没有注意到清云眼中的异色,而是接着问道:“准备得怎么样了?”

“马匹粮草都已准备好,随时可以发兵。”

“好,那就派人通知王通判,大军今夜戌时出征。希望他如时赶到,坐镇军心。”

 

“什么,今夜出征?”大堂内,王通判语气不善:“他赵天傲到底在搞什么鬼?”

负责传令的士兵倒是不卑不亢:“通判大人,此乃军机,您如此张扬怕是不妥。”

“我如何办事,还用不着你来管。你去告诉他赵天傲,我一定会去参加誓师大会。”王通判坐在太师椅上,搓动着拇指上的扳指。

“卑职告退。”

传令兵离开之后,王通判站起身:“那两位客人去哪了?”

李管家在一旁恭敬道:“回禀大人,他们带着捕快查抄了西安城内的几个赌场。现在应该要回来了。”

话音刚落,府院大门便传来少女的笑声:“今天真是过瘾,一定要好好折磨那些幽冥教徒。”

“哼。”王通判冷哼一声,走出大堂。

“表妹,我们直接这样大张旗鼓地捣毁幽冥教的产业,真的合适吗?”欧阳空仍然是一幅怂怂的样子。

少女娇笑道:“表哥,你就放心吧。我们用的是通判府的名义,那些幽冥教的人恐怕还满头雾水呢。”

就在两人即将穿过府中庭院时,王通判迎面走来:“丹药,交出来。”

“今天不是已经给你……”

少女的话还没说完,只觉得一道劲风刮过,钢铁般的利爪已经锁在咽喉:“交出来,全部!”

“我这就取。”感觉锁在喉咙上的力气稍微小了一些,少女伸手入袖。

突然,一根银针从少女袖中激射而出,直冲王通判喉间软穴。

但是银针好似射在了钢板上一般,只听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居然被反射开来,直直地钉在了青石路面上。

王通判手上发力,将少女提到半空中:“我在军阵中冲杀时,你爹娘还在吃奶呢!”

“快放开表妹!”欧阳空想要上前,却被一脚踢开。

“快交出来!”

好像想到了什么,欧阳空连忙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这是我的朱蛤丹,你拿去,快放了表妹!”

另一只手接过瓷瓶,推开瓶塞稍稍闻了一闻后,王通判将少女摔在地上,大步向府内走去:“将这两人关进地窖,严加看管!”

 

西凤山上,一队侍卫一边小跑一边大喊:“今天的训练提前结束,各部吃完晚饭后立刻休息,不得延误!”

正在训练的士兵听到这个消息后皆是疑惑,但军令不可违,更何况今天下了点雨,早点回营还能换件干净的衣服。

午后时分,雨已停,但天气仍然阴暗。不到未时,今天的训练便已全部结束。一众官兵早早地吃完晚饭,便被军官赶回营帐休息。有的人想着天还没黑,可以再多混一会,但是侍卫队闯进各个营帐中,监督每一个士卒就寝,那些刺头也只好早早地躺下。

有些性格敏锐的官兵已经察觉到了异常:今夜,恐怕不会平静。

中营大帐内,赵教头以及一众军官正布置着最后的战术。

就在这时,大营帷幕被飓风刮开,一名浑身肌肉饱满的老者走进大帐内。

只见,此时的王通判一身肥膘居然消失不见,只留下结实的肌肉。原本戴在身上的玉饰,锦缎也统统被摘掉。他身穿一幅鎏银鱼鳞甲,脚踏厚底绑腿犀牛皮靴,腰缠狮头金带,头戴红顶钢盔,磅礴的内力汇聚成气流在周身流窜,只是站在那里,就仿若千军临阵!

就在众人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时,没有人发现,清云眼中居然闪过一丝从未有过的慌乱。

 

 

 第三十六章

  “怎么可能……”清云小声呢喃着,眼前这人就算是化成灰,自己也不可能忘记——大宋神将王政忠!以前只是听闻西安州的通判姓王,却没想到会是他!

  金銮殿上的那一巴掌,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但每次回忆起,右半边脸还会隐隐作痛。赵匡胤能够如此容易地窃取周国江山,眼前这人要占一半功劳!

  清云尽力维持面色平常,又稍稍往人群后挪了一点,尽量避开他的视线。

  王政忠在人群中环视一圈,谁又能想到,十年前那个唯唯诺诺,任人欺凌的小屁孩,此时居然就在自己眼前。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被人群遮掩住的清云,而是跨步走进大帐内:“本将军前来监军,你们继续商讨战法!”

  赵教头走到众军官前,语气不善道:“战术已经制定完毕,只差誓师进军,王监军多虑了。”

  王政忠走到大帐中央,直视着赵教头:“倒是带兵的一块好料,可惜跟错了主人。”

  “你!”赵教头已将右手搭在了佩剑上。

  “怎么?”王政忠眼神冰冷:“大军出征在即,你敢动我?”

  “哼!”王教头松开握剑的手,转身看向众人:“各自回部,召集麾下,准备誓师!”

  “是!”不知道为什么?有王政忠站在身旁,就连一众军官的领命声都小了一些。

  十一月初五酉时三刻,西安城内的百姓早已进入梦乡,但西郊大营内却不平静。

  校场之上,整齐划一的站着近两万名官兵。每隔十步、便有一人举着火把,一股股浓烟直冲天空,将原本漆黑的夜空染成了如墨一般的颜色。明晃晃的橘色火焰照着众官兵坚毅的脸庞,事到如今,所有人都知道今夜会发生什么。

  赵教头正准备登上事先搭建好的高台,带领誓师,没想到王政忠也一同跟了上来。

  虽然十分反感,但是也无可奈何。赵教头只当做身后无人,继续登上高台面朝三军,高声道:“我刚刚来到西郊大营时,你们都是懦夫!是软脚虾!现在,十余天苦训过后,你们稍微有了点军人的样子!”

  下方寂静无声,所有官兵都仔细聆听着。

  “军人的的职责,便是保土守国!如今天下初定,匪患未平,西安州内豺狼作祟,占我土地,杀我百姓,劫我钱财,辱我妻子!身为大宋官兵,你们应当如何!”

  “杀贼!”数十名军官带头回应,二万名官兵也立即跟着呐喊。经过十余天高强度的训练,这呐喊声更是振聋发聩。寒风呼啸,众官兵只觉得胸中闷热,只有将手中的钢刀砍在贼人的身上,才能稍有缓解。

  等到众人声嘶力竭,呐喊声逐渐平息。赵教头开始点将:“赵峰!”

  “末将在!”被点到名的军官快步小跑到队列前,对着高台半跪在地。

  “命你率两千轻骑,即刻出发!半天之内,快速穿插到瓦庙山一带,疏散当地百姓,在大军到来之前不可恋战!”

  “末将领命!”话音刚落,名为赵峰的军官便站起身,快步走到自己的队伍前:“一营、二营、三营、四营出列!立刻上马出发!”

  话音刚落,两千名体格精壮的官兵立刻走出队列,分为八列小跑向军营旁的马场。不过一会,一队队策马扬鞭的轻骑便已踏上官道、消失在视线之内。

  “高云峰!”

  “末将在!”又有一人小跑到队列前半跪下。

  “命你率三千甲士,即刻出发!两天之内行进到芋子山下,封锁山道,只围不战。明白吗!”

  “末将领命!”

  又是三千人离开队列,踏上了黄土官道。

  “蒋肖!”

  “末将在!”

  “命你率三千甲士,即刻出发!两天之内行进到屈家山下,封锁山道,只围不战,明白吗!”

  “末将领命!”

  “白忠!”

  “末将在!”

  “命你率八千甲士,两天之内抵达虎头山下,四天之内必须破寨!战局如何发展,可就看你了!”

  那白忠赫然就是知州府兵中的二号人物,此时正战意激昂:“末将定不负统领厚望!”

  “剩余人马,与我坐镇南坊,随时支援各处战场!”

  赵教头安排完后,王政忠拍拍手笑道:“分兵牵制,再由主力逐一击破。不错不错。可惜,那名叫白忠的家伙似乎战意太盛,恐怕难堪大用啊。”

  “哼!”赵教头扭头走下高台,他自然不会去和王政忠解释府兵间的约定。

  大军出征,只留两千老弱看守大营,随着最后一名甲士小跑出军营,两侧大门缓缓关闭。

  清云回头看向笼罩在夜色中的西郊大营。也许,此战之后自己便再也不会来这里。

  大军乘夜色,顺着官道行进。最先出发的轻骑部队,不到半个时辰便已急行军六十里。照这个速度,天亮之前就能抵达瓦庙山。

  骏马飞驰,马蹄声铿锵有力,又如雨点一般密集。这两千轻骑兵已经远远地甩开了后续的主力部队,正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入山匪腹地。他们必须在短时间内疏散各个村庄的居民,以防山匪狗急跳墙,挟持当地居民。此次作战多在山地,不适宜骑兵发挥,这也是他们发挥自身价值的最好办法。

  骏马飞驰,骑兵统领赵峰冲着身旁的副将大喊道:“瓦庙山附近的地图都分发下去了吗!”

  “各个百夫长都是人手一份。”那副将平时与赵峰关系不错,但大战临近也是一脸肃穆。

  赵峰亦是神色凝重:“等会到达瓦庙山后,全军分为二十队,每百人一队,负责疏散山贼势力范围内的所有百姓。若是遇到山贼的大股部队,切记不可恋战!”

  “是!”副将领命之后,连忙召集传令兵将赵峰的命令传递下去。一时间,整个队伍中都是重复军令的声音。

  与此同时,作为绝对主力的八千名甲士在官道上蜿蜒成了一条长龙。白忠骑着高头大马,那白马迈着碎步,走在队伍的最前方。

  清云则是被任命为主力部队的副将,负责辅佐白忠。然而此时的他却是满面愁容:这白忠未免太过自信,好战之气更盛。还有一个王政忠不知有何阴谋,这次剿匪,恐怕不会太顺利。

 

 

(未完待续)

*本文由《墨月城娱乐》读者  原创,本公众号获得全部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墨月城娱乐客服一 墨月城娱乐客服二 墨月城娱乐客服三 墨月城娱乐客服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