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城娱乐:连载原创文《龙游江湖》第三十七章、第三十八章

发布时间:2018-08-12 浏览次数:

第三十七章

宽阔昏暗的大厅内亮着几根火把,正中的房梁挂着一块黑漆木匾.上书“虎头山忠义厅”六个大字,梁下则是一幅猛虎上山图。

此时,大厅内如炸雷一般响起一阵呵斥声:“什么!已经有官兵出现在瓦庙山一带了!”坐在虎皮红漆椅上的九尺大汉一巴掌扇飞前来报信的小喽啰:“这么多明哨暗岗都是干什么吃的?官兵都已经到咱腹地了,这才来汇报!”

“大王息怒。”一旁狗头军师打扮的中年男人连忙上前,眼神示意下,便有两人将那半死不活的小喽啰拖出大厅。

“息怒?这群废物让我如何息怒!”

“大王请听我说。”那军师媚笑道:“听说出现在瓦庙山一带的官兵都是骑兵。他们速度太快,就算那些哨岗已经发现了他们,两条腿也没有四条腿跑得快啊。所以汇报得迟了些。”

“骑兵?”大当家眼色一亮:“让老二老三带着弟兄们,去会一会这群官兵,给我弄几匹好马来!”

“小的这就吩咐下去……”

就在虎头山上的匪徒蠢蠢欲动之时,已经插入腹地的骑兵立刻开始执行任务,一批又一批平头百姓被带离了自己生活的村庄。有些顽固不化的老人甚至被强行绑上马,随队向南坊镇撤离。

“快点,快点!”一名骑兵营百夫长不断催促着那些村民:“等到山贼们反应过来就走不了了!”

那些跑不动以及不想跑的老人都被拉上了马,剩下的青壮扛着家中细软,妇人则是牵着自己的子女.一众官兵已经喊破了嗓子,但速度还是太慢。

这个村庄离虎头山很近,是所有需要撤离百姓的村庄中,最危险的一个。百夫长心中焦急,可队伍就是不紧不慢。男人们扛着许多值钱的东西,妇女安慰哭闹的小孩,老人们闹死闹活不愿离开村子。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马蹄声。百夫长心中“咯哒”一声:完了,山贼追来了!

“啊!山匪来了!”不知谁大喊一声。原先那些死活走不动的村民立刻狂奔起来。男人扔下细软,女人扛起哭闹的小孩,原先闹死闹活不要走的老人连忙催促骑兵快点赶马。

“可恶!”百夫长引马回头:“马背上有老人的,带着村民们向南坊镇撤离,其余人与我迎敌!”

“长官,将军再三叮嘱不可恋战……”

“不要再说了。”百夫长神色凄然:“若无人断后,这五百多村民又有几人能逃走?”

“可是……”

“够了!跟我冲!”百夫长拔出腰间长刀,策马冲锋。但跟在他身后的只有二十几人。

看见迎面冲来的二十几人,虎头山二当家大笑道:“哈哈,就这么点马,还不够爷爷我塞牙缝的。”

说着,两军交锋。刀锋相错之间,顷刻便有几人被斩落下马。官兵一方冲入山匪中后顿时陷入了苦战。

五百多名骑着杂色马的山匪分成几个战圈,将官兵围绕在内。一边鬼叫狼嚎一边快速转动,看准破绽,便立即有人挥刀上前,斩落一名官兵。

眼看那些官兵撑不了多久,村民们却还没有跑出视线。原先畏战不前的二十几名官兵面面相觑,甚至有人已经准备好策马奔逃。

一名骑兵浑身颤抖,他拼命握稳手中的长刀:“妈的,拼了!今天就算死在这里,也算是个英雄!”话音未落,便策马冲向山匪,握刀的手不知为何居然停止了颤抖。

剩下的骑兵皆紧随其后,仿佛忘记了什么是恐惧,嘴里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将手中的长刀劈向山贼的头颅

 

两天之内,官兵的后续主力部队陆续抵达指定作战位置。

远处,虎头山的轮廓映入眼帘——仿若一直狰狞的的猛虎头颅,山石灰白,草木枯黄,多有怪石林立。就在虎口之处,有一座规模不小的山寨。唯一的上山道路陡峭至极,远远望去就像一条灰线直冲天空。

清云看向这做天然的堡垒,先发制人道:“这虎头山如此险峻,白将军不会是想要硬攻吧。”

“硬攻又怎么了,你小子不会是忘了自己是谁吧?”白忠语气不善。

与这种一根筋的人交流,绝对不能硬碰硬。清云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平和:“白将军勇力过人,强攻之下定能破寨。但是只要做一些小小的准备,破寨便能更加容易。将军为何不能等一等呢?”

“小准备?”白忠斜眼看向清云:“赵统领命令我四天之内破寨,行军已经花了一天半。我再给你半天,若是你的准备没有效果,我治你延误战机之罪!”

“多谢将军,我这就去布置!”好不容易争取到机会,清云又怎么会拖延。他立刻走出账外,找了几名武艺不弱的官兵。

大军若要攻寨,山贼们依靠山势,轻而易举便能使大军进攻受挫。主力进攻受挫,轻责打击士气,重则扰乱军心,势必影响各处战局。

但白忠可听不进去这些劝告,清云也只能尽量减少进攻阻力。

“强弩手准备!”

一千多名弩手拉开强弩。

“放!”

“嗖”的一声,上千支箭矢向山上射去。

“继续,准备!”

“放!”

 

账外不停传来开弓拉弦的声音。白忠嗤笑道:“那姓朱的小子,不会以为乱射一通箭矢便能打败山贼吧。”

“简直就是浪费,我要向赵统领弹劾那小子!”

也有人为清云说话:“听说朱副将下令,在箭矢头部绑上了铜钱和碎银,一定是有所图谋吧。”

不管那些军官如何谈论自己,清云已经攀过峭壁,来到了虎头山树林内。

转身将其他人拉上峭壁,清云低声道:“我命人将银钱绑在箭矢上射入山中,那些山匪应该等会就会发现了。”

“这是……”那些官兵穿着枯叶编成的伪装,此时正一脸茫然。

“等会如果有人出来取钱,你们便将这些人藏身的位置画在随身携带的纸上,明白了吗?”

那些官兵恍然大悟,原来是为了引出埋伏!

“明白!”

清云面色凝重:“两个时辰后,你们回到军营中,将记录着埋伏地点的图纸交给官兵。让他们三个个时辰后准时发兵。”

“那长官你......”

“我另有谋划。”清云不打算多做解释,转身离开此处。

往前摸了一两里路,又是几名山贼正在寻找箭矢,取下绑在箭头上的银钱。

没想到这树林中竟然有如此多的埋伏,仅埋伏着五十人以上的隐蔽洞穴便至少有三个!如果不是将这些暗处的棋子引出,在这树林内恐怕寸步难行。

又躲开一处暗哨,虎头山大寨已经出现在清云面前。

那些山贼正说笑着:“官兵居然大发善心,给咱们送钱来了。”

“你这次拿了多少?”

“老子手慢,才抢到二百文,老张他抢了整整五两!”

“唉,我去撒个尿。”

“就在这撒呗,反正都是大老爷们!”

“别人看着我尿不出来。”

“你小子不会是那里不行吧!”

“哈哈哈!”

看守寨门的山贼顿时一阵哄笑。

要撒尿的那人听到哄笑声,连忙走出老远,直到看不见其他人才准备脱裤子解决。

清云悄悄摸到那人背后等待着,等到他刚刚尿完,精神最为放松的一刻,清云立即出手,干净利落地扭断了他的脖子。

迅速换上那人的衣服,再简单地隐藏好尸体和脱下的衣服。清云没有走山寨正门,而是精心找了一个防守薄弱的地方,翻身进入山寨。

他要寻找到山贼们关押奴隶的地方,救出这些奴隶,鼓动他们在山寨内引发内乱。但四处巡视的山贼小队却向清云展示了一个事实:此事并不容易。

 

 

第三十八章

山贼大营内戒备森严,清云趁着巡逻小队的空隙,缓缓搜寻着有可能是监牢地地方。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山寨内的警卫突然躁动起来,开始加大力度在寨中巡视。看来那具被扒掉衣服的尸体已经被发现了。

搜寻的难度陡然上升,清云只能长时间躲在隐蔽处。过了许久,才有机会挪动一段距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清云也不由得急躁起来。就在这时,一名山贼一边系紧腰带,一边满脸回味地从一处偏僻的小房子里走出。

清云心中顿时有了底,只见他大大方方地从阴暗处走出,往那房间走去。

四周的山贼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淫笑声。清云推开房门,走入其中,再顺手将门闩带上。

房间中的光线十分阴暗,只有一个巴掌大小的通风口透过一道亮光。

借着这一丝亮光,勉强可以看见这房间十分狭窄;只放了一张木床。床上躺着一名没有穿任何衣物的女子,一张被子盖住了大片春光。女子见有人开门,无神的双眼只是微微动了一下,便继续对着屋顶发呆。

清云缓步走上前去,靠在她耳边低声道:“我是官兵,这个山寨关押奴隶的监牢在哪里?”

女子毫无回应,只是继续对着房顶发呆。

清云长叹一声,转身向房外走去。就在这时,身后的女子却突然开口:“等等。”

清云止住脚步,回过头来,那女人的目光还是盯着房顶:“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告诉你。”

“说吧。”

“杀了我。”女人的眼睛早已红肿,也没有眼泪可以流下。

清云面色沉重:“我答应你。”

女人闭上双眼:“就在此处东南约八百步处。”

清云取出藏在怀中的剑,此剑是李管家赠予,原本花哨的剑鞘被换成了纯铁,但剑刃依然锋利无比。

“没想到,此剑在自己手上杀的第一个人居然会是……”清云不愿再想,扭过头去,剑刃已经精准地刺中女人的脖颈。

温热的鲜血喷涌而出,将纯白色的被单染成了刺眼的红色。女人睁大眼睛,目光迷离,口中却一直呢喃着一个名字。直到瞳孔渐渐涣散,她终于露出一丝微笑,仿佛又回到了与情郎一起生活的日子。

收剑入鞘,藏入怀中。清云低着头,昏暗的光线让人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当小屋的木门被推开,清云已经面色如常。关上门后,他快步向东南方向走去。

“这小子不行啊,这么快就出来了。”小屋周围的山贼开始奚落起清云,不时有人发出一阵大笑。

清云好像没有听到这些取笑的话语,双手指甲却已经陷入肉里,鲜血滴落在黄土之上,溅起一点灰尘。

往东南大约半里,山贼的戒备愈加森严。其中约十来人把守的地窖入口,大概就是关押奴隶的监牢了。

清云躲进一处无人的木屋,木屋内摆放着两张长铺,衣物袜子被扔得到处都是。这里大概是山贼的一处宿舍,此时山贼外出,宿舍里没留一人。

清云透过宿舍的窗户,观察地窖入口的动静。就在这时,一名山贼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小屋里那女的被杀了!妈的,刚脱完裤子,吓死老子了!”

“谁干的?”一名小头目走上前询问。

那名刚提起裤子的山贼似乎被吓得不轻:“不知道是哪个杂种,自己爽完了就不顾弟兄们。”

“算了,找两个弟兄把那女人埋了。再去地牢挑一个关进小黑屋里。”小头目吩咐完后便继续巡逻。

清云趁机跑出宿舍,伸了一个懒腰。

那刚提起裤子的山贼看见清云,连忙跳脚大骂:“卧槽,就是你小子!”

“知道了,大不了陪你去埋人嘛。”清云快步走上前:“走吧,还有弟兄等着呢。”

那山贼还有许多话没骂出来,便被清云拖着走向小黑屋。

抬起女人赤裸的尸体,清云眼中冷意更盛,那名山贼还在骂着。两人就这样抬着尸体一路出了山寨,途中居然没有任何人怀疑,也许是司空见惯了。

正在挖坑时,那山贼一副应付的样子:“没必要挖这么深,早点回去。”

“挖深点好。”清云没有多做回答。

等到埋好女尸,两人再次走进山寨,依旧是十分顺利。

等到走到地牢前,那山贼跃跃欲试:“这次一定要挑个丰满点的。”看守地牢的山贼闻言,不禁发出淫笑声。

刚才小头目的命令大家都听清楚了,清云和那山贼轻而易举便进入了地窖中。

地牢内只有寥寥两个山贼把守,清云心中顿时有了对策。他主动走到那两名守卫面前,故作轻浮道:“兄弟,上头让我们来挑个女的关进小黑屋,给点建议?”

“对啊,你们两个也熟悉,给弟兄们推荐推荐呗。”另一名山贼也附和道。

那两名守卫对视一眼:“那就给你们挑一个,过来!”说着,一行四人向地牢深处走去。

一路上,山贼们的目光仿佛剧毒一般。所有被看到的奴隶都死命向角落里挤,生怕自己被挑出去。

“我看这个就不错!”一名守卫指着角落里一个瑟瑟发抖的女子笑道。

“这个好啊!”那山贼两眼放光,又不忘警告清云:“这次你小子排最后一个,呃……”

话还没说完,一柄利剑已经刺穿了他的心脏。两名守卫刚刚反应过来,清云抽剑回撤,剑刃入骨,仿佛切入豆腐一般,两名守卫的人头已经滚落在地。

因为身处地牢深处的原因,这些动静没有引起门口守卫的注意。一旁监牢中的奴隶们皆是张大嘴巴,有些女人忍不住要尖叫,身旁人连忙捂住她的嘴巴。

“朱长官。”似乎有人认出了清云,连忙跑到木栏前:“朱长官,真的是你。”他尽量压低声音,惊喜之色溢于言表。

“你是官兵?”

那人顿时满面悲戚:“我们留下来迎敌的五十多人,只有八个人活下来了。”

清云一剑砍断监牢的铁锁:“其他人在哪里,快带我去。”

在那名官兵的带领下,清云砍断了一个又一个铁锁。被俘虏的八名官兵都聚集在他周围,死去山贼身上的武器也被扒了下来。

其他的奴隶却不敢踏出牢外,虽然很配合地没有发出声音,但山贼的恐怕已经牢牢地刻在他们的脑海里,他们已经没有勇气去反抗。

清云满脸恼火:“你们难道不想报仇吗?”有些奴隶的眼中闪过精光,但更多人却是满脸麻木。

清云将每个牢房的铁锁都砍开,地窖外响起阵阵喊杀声——官兵已经开始攻山,时间刚刚好!

奴隶们露出疑惑的神色,有些已经开始窃窃私语。

清云精神一振,趁势喝道:“官兵已经开始攻山,想报仇的跟我来!”

 

(未完待续)

*本文由《墨月城娱乐》读者  原创,本公众号获得全部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墨月城娱乐客服一 墨月城娱乐客服二 墨月城娱乐客服三 墨月城娱乐客服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