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城娱乐:连载原创文《龙游江湖》

发布时间:2018-08-12 浏览次数:

第三十九章

  大约两百多名青壮奴隶立刻躁动起来,看见清云持剑走向地牢外,身后还跟着七八名官兵。那些奴隶争先恐后的跑出监牢,紧紧跟在清云一行人身后。

  剩下约三百名奴隶,要么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要么是行动不便的老人小孩。这些人都扒在监牢的木栏上,瞪大眼睛看着向地牢出口走去的一行人。

  地牢中巨大的嘈杂声终于引起了守卫的怀疑,几名守卫拨开布质门帘,向地牢内看去。却见一道寒光迎面而来,从领头那人的眼窝刺入,后脑刺出。

  清云夺过那人手中的钢刀,扔给身后的的官兵:“趁乱杀出去!”

  一时间,地牢内两百余名青壮冲出。每当一个山贼被杀死,众人都一拥而上,夺过其手中的武器。

  山寨外,官兵的进攻似乎还算顺利,冲杀声正在缓缓逼近。一波又一波山贼被派到山寨外加固防线。这两百多名突然出现的奴隶却彻底打破了双方的平衡,原本该支援前线的山贼被堵在山寨中,胜利的天平瞬间向官兵一方倾斜。

  虎头山忠义厅内,听着越来越近的喊杀声,大当家越愈是急躁:“妈的!让人去地牢里把那些奴隶压出来,摆在寨头。我倒要看看,官兵是退还是不退!”

  “大王!大王!不好了!”一名尖嘴猴腮的山贼急忙跑进忠义厅:“地牢里的奴隶跑出来了!”

  “什么!”一寸厚的红木桌被直接拍碎,大当家蹭地站起身,一滴冷汗从额头流下:“快!召集寨内剩余的弟兄,先把那些逃出来的奴隶统统杀掉!”

  原本在山寨外迎击官兵的山贼们顿时倒了血霉,没了后续支援,他们的防线顷刻间便被官兵冲散。就连精心布置的十几处埋伏,也被官兵一一找出。残余的山贼顿时没了战意,急忙向后方山寨撤离。

  山寨的轮廓终于映入眼帘,那些被击溃的山贼眼中充满希望。但是下一刻,寨头的守军看见官兵来袭,连忙关上山寨大门。

  大门缓缓闭合,那些山贼眼中的希望顿时变为了绝望。

  “别杀我,我投降!”终于,一名山贼顶不住压力,扔掉手中的钢刀,举起双手。有一人带头,剩下被抛弃的山贼们纷纷投降。

  看着这些投降的山贼,白忠眼中满是厌恶:“统统杀掉,一个不留!”

  听到命令,原本已经停止冲锋的官兵再次向前,直追到山寨的墙角下,才将最后一个投降的山贼杀光。

  寨头上的山贼看见官兵靠近,连忙放箭逼退。

  军中偏将忧虑道:“将军,这城寨易守难攻。其内还有一千多名山贼坚守不出,再次强攻的话恐怕伤亡会更大啊。”

  白忠眉头紧皱:“登云梯运到哪了?”

  一旁的传令兵连忙上前:“回禀将军,我军忙于赶路,登云梯由后方辎重部队运送,现在才到叱干镇一带。”

  “废物!”白忠大骂一声:“传令全军,就地伐木,造攻城锤,随时准备攻寨!”

  “是!”传令兵领命后急忙退下。

  山寨内传来阵阵嘈杂声,好像是山贼人马调动的声音,白忠眯起眼睛:“那小子,不知道在干什么?”

  另一边,寨内逃出的奴隶们边战边退,却还是伤亡惨重。

  清云再次砍倒一名大叫着冲上前来的山贼:“我来挡住这些山贼,你带一批人去打开寨门!”

  “朱长官,你一定要撑住!”那名官兵身上也多了几道伤口,双眼杀得通红。说完便带着五十几个青壮,向寨门方向跑去。

  “好小子,杀我这么多弟兄!”一声大喝传来,清云心中一凛!

  紫刃阔背鬼头大刀横劈竖砍之下,转瞬之间便有几个奴隶被砍成两半。那大当家径直向清云冲来,剩余的奴隶们被吓得不轻,纷纷后退。

  清云猛提内力,挺剑上前。金阙穴就像第二个丹田一般,源源不断地向奇经八脉输送着内力。

  大当家大笑一声,横刀劈下。刀剑相加,清云只觉得剑身传来一股难以抗拒的巨力。

  卸力借力之法是武当武学的精要之处,但这股巨力实在是超出了他能够承受的上限。

  清云不敢多做纠缠,一击即退,握剑之手虎口撕裂、流下点点鲜血。

  敌人却不会留给他喘息的机会,刀势如同暴雨一般铺天盖地而来。清云握紧手中长剑,眼中多了一丝决绝。

  横砍竖劈之下,原本极为普通的劈山刀法,竟隐隐显露出风雷之势!清云只觉得握剑的手仿佛要碎裂一般,双脚也被震得发麻,若不是手中宝剑非同寻常,恐怕早就剑断身死!

  但即使剑刃不断,握剑之手也已经达到了极限。清云仿佛麻木一般,闪躲、卸力、后退……右手早已没了知觉,只是重复着演练了千百次的招式。

  右手鲜血淋漓,银白剑刃上,猩红色的血迹显得十分刺眼。清云的思维越来越疲惫,看见这些血迹不由得一阵出神:这是山贼的血,还是自己的血?或者是……

  那无助而又绝望的目光,仿佛再次出现在眼前。清云猛地回过神,明明已经思考了很久,现实中却才过去一瞬!

  鬼头大刀迎面劈下,清云抛出右手中的长剑。看见清云仿佛自寻死路的行为,大当家不由露出一丝狞笑。

  被抛出的长剑与鬼头大刀相撞,旋即被反弹而回。清云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左手接住被反弹回的长剑,长剑上蕴含着一股巨力。

  这股巨力非同小可,却被清云轻而易举地调转了方向,再与自身的臂力相叠加。这一剑,蕴含着必杀之势!

  眼前之人的气势仿佛突然爆发开来,大当家满脸惊讶——临阵突破!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两人的兵器再次碰撞在一起。

  但是,这次角力确是大当家占尽下风——剑刃上传来的力道几乎不可抗拒!又仿佛充满了弹性,瞬间弹开了鬼头大刀,向着自己腹间的要害刺来。

  大当家连忙抽刀回撤,将阔面刀身挡在要害前。

  清云再次改变剑刃行进的轨迹,只见一条粗壮的手臂高高飞起,大当家满目惊骇地看着自己鲜血直涌的断臂。

 

 

    第四十章

  肌肉蠕动,硬生生将血止住。大当家面色铁青,心生退意:“看什么看,都给我上!”

  周围的山贼满脸惊惧,不敢上前。就在这时,人群中却冲出一名高大的男人:“敢伤我大哥,我杀了你!”

  “二弟,快上!我们一起做了这小子!”看见二当家上钩,大当家嘴上怂恿,却已经悄悄退后了一步。但那二当家真是一根筋,挥舞长刀便向清云砍去。

  见那恐怖的青年暂时被缠住,大当家松了一口气,施展轻功便要逃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自己还活着,到哪不能吃香喝辣?”心中这样想着,他已经打算放弃这个山寨。

  只是三两招,二当家已成了一具无头尸体。清云刚想去追那贼首,但先前战斗中双腿被震得发麻,却是有心无力。

  就在这时,众多山贼中突然冲出一名俊秀的青年。他虽然是山贼的穿着,但气质实是不凡,好似王公贵族之家的少爷一般。只见他伸手在腰间一摸,一柄细如小指的软剑便从他的腰间散开,如同银练一般,将四周的空间锁死。

  大当家见又有人与自己作对,不由得大怒:“你是谁!”

  “陈某不过是收了官府的赏银,收钱办事罢了。”青年的剑快如疾风,无论大当家如何挥刀,都碰不到他的衣袖。

  眼看薄如蝉翼的软剑在自己身上划出越来越多的伤口,大当家越是慌乱。终于,一道致命的伤口出现在他的脖颈右侧,鲜血止不住地喷涌而出。

  这时,清云堪堪赶来,看了一眼那青年:“你是西安府衙招募来的高手?”

  “哎~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再让我干活可得另加钱。”那青年将软剑擦干净,重新缠回腰间。

  清云没有理会他,而是割下山大当家的头颅。四周的山贼看见如此恐怖的一幕,纷纷四散而逃。

  “我看你用的是道门正宗武学,怎么戾气怎么重呢?”青年盯着清云,眼中尽是疑惑。

  “不用你管。”清云拎着大当家的首级,施展轻功,迅速向寨门方向跑去。

  寨门处,五十几名青壮奴隶早已到达,正和守在门内的山贼战作一团。不过人数差距实在是太大,只是几个呼吸间,便有小半的奴隶被围攻砍死。

  清云冲着守门的山贼部队大喝一声:“你们的首领已死,还不快快受降!”

  “啊!”靠前的几名山贼看见清云手中的人头,惊惧得说不出话来。更有甚者,手中钢刀都握不稳,掉落在地上。

  大寨寨门上,虎头山三当家隔着老远便看清了清云手中的人头:“大哥死了!”惊讶过后,更多的却是恐慌:“全部停下!”他大声喝停了正在与奴隶厮杀的山贼们。

  虽然有小部分山贼看清了大当家的人头。但大部分人因为距离太远,并不清除发生了什么。此时正回过头,一脸茫然地看向寨门上的三当家。

  “弟兄们,大当家已经死了,我们投降吧!”

  “什么?”

“怎么可能。”

……

下方的山贼顿时乱做一团,但大部分还是不愿相信大当家已死。

  清云从地上捡起一柄钢刀,用力将手中人头扔向寨墙。再看准时机,射出钢刀。只见,那钢刀直接穿透头颅,直直地钉在了寨门上。

  众多山贼这才看清那面目狰狞的首级,顿时没了战意。可官府大军在外,他们已经退无可退了。

  “兄弟,只要我率手下投降,你放我们一条生路,如何?”三当家看着清云,语气中多了一丝哀求。

  清云顿时陷入挣扎中:只要自己稍稍表态,便能轻而易举地打开寨门。到时候,这群恶徒的性命还不是任人拿捏?

  但是,师父的教诲又在耳边回荡起。清云的目光渐渐坚定:“可我还是希望你们去死!”

  这句话如同惊雷在山贼耳边炸响,他们先是惊诧,随后便被激起了凶性。如嗜血的狼群一般向清云冲来。

  清云握紧手中的长剑,直向敌阵冲去……

  山寨外,官府大军在弓箭射程外列阵,寨内的喊杀声已经清晰可闻。

  “难不成这些山贼起了内乱?”听见这声音,偏将一脸疑惑。

  白忠心中一喜:“攻城锤造好了吗?”

  “回禀将军,已经造好,正向阵前运来!”

  话音刚落,军阵中让出一条道路——一个用树干为锤、树墩为轮、铁矛支撑的简易攻城锤,被十名壮汉推到阵前。

  “我亲自推锤!全军立即攻寨!”白忠一声令下,大步走到树干后,双手用力。

  那简陋的攻城锤被推动着冲向寨门,数千名官兵开始冲锋,阵后还有一千名强弩手向寨墙上倾泻着箭矢。

  一时间,官兵们的喊杀声、攻城锤滚动时的轰隆声、箭矢的破空声、铺天盖地压向山寨。

  寨墙上的山贼连忙放箭,阻止攻城锤的冲击。但每有一人被射杀,都立刻会有另一人替补空位。

  “砰——!”一声惊天巨响,沉重的攻城锤轰击在寨门上。三道大腿般粗壮的门闩瞬间被撞断一道,剩余两道也出现了裂缝。

  “继续!”白忠拉着攻城锤后撤,退出两丈远后再次前推。但是,先前一击蕴含着长途冲锋的惯性,之后的撞击远远不如。剩余两道门闩上的裂缝越来越多,却迟迟不断!

  终于,在十几次冲击后,剩余两道伤痕累累的门闩应声而断!就连寨门也被冲力推开。

  但打开的寨门背后,却是令攻寨官兵们永世难忘的一幕——

  尸体,到处是都是尸体!寨门背后的空地几乎被尸体铺满,山贼们似乎没有看到破门的官兵,而是嘶吼着向一道浑身浴血的身影冲去!

  已经记不清杀了多少人,内力早已耗干,跟随自己从地牢中杀出的两百人也已经全部拼光。清云觉得身体越来越沉,手中之剑仿佛重有千斤。

  已经到极限了,这样想着,清云缓缓闭上双眼,长剑支撑着身体,缓缓倒在血泊中。

  看见先前不可战胜的恶魔终于倒下,剩下几个山贼发出病态的狂笑,挥刀砍向清云。

  瞬间,银练闪过,那几个山贼茫然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最后看到的,是自己占满鲜血的手。

  青年擦干净软剑上的血,重新缠回腰间:“唉,亏了亏了。忍不住没要报酬就出手了。”

 

(未完待续)

*本文由《墨月城娱乐》读者  原创,本娱乐账号获得全部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修改后使用,侵删*



墨月城娱乐客服一 墨月城娱乐客服二 墨月城娱乐客服三 墨月城娱乐客服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