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城娱乐:连载原创文《龙游江湖》

发布时间:2018-08-12 浏览次数:

 第四十一章

  山寨被攻破之后,官兵涌入寨中,四处搜寻着躲藏在角落中残余的山贼。有人发现了地牢,立刻有大队人马赶去,将地牢中的老弱妇孺一一接出。还有一队官兵四处搜刮山寨中的财宝,等到战事结束之后再论功行赏。

  搬运友军尸体的官兵却满脸悲戚,一具具残缺不全,双眼怒睁的年轻人被盖上白布,抬出山寨。白忠站在大门处,看着往来不绝的官兵。

  一名百夫长走上前汇报道:“报告将军,山寨内一共搜出一百八十名躲藏起来的山贼。”

  “统统杀了。”白忠似乎只是说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又有一名军官前来汇报:“所有百姓都被救出,还有三十二个山贼混入百姓中,想要逃跑,现已被诛杀。”

  “干的不错。”白忠不由地夸赞道:“战利品清点的怎么样了?”

  “回禀将军,一共搜出十二箱金银珠宝,具体价值难以估量。”

  “好,传令下去!大军撤离以后,便一把火将这山寨烧了!”

  “尊命!”传令兵快步跑开,将这一命令传递给各队军官。

  山寨内的一处空地上,约二百名山贼被压跪在地。明晃晃地钢刀砍落,一片山贼就像割麦子一般倒在地上。无数鲜血涌出,将黄土染成猩红。

  又有一队官兵将桐油倾倒在山寨内的木屋上,一时间,刺鼻难闻的气味冲天而起。

  等到所有的官兵与百姓都撤出山寨,强弩手在弩箭前裹上布条,于桐油中浸泡过后,再用火把点燃,一波齐射!

  只见漫天火雨洒落,撒过桐油后的木屋一点就燃,火势冲天而起!即使隔了老远,一众官兵还是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热浪。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大火中的哀嚎声——那是装死以及躲得隐蔽的山贼发出的。

  火中的哀嚎声持续了大约半刻钟,让人听得不寒而栗。直到大火内再也没有任何动静,白忠才调转马头:“向芋子山行军!”

 

  灰白色的行军账内,清云缓缓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名略显稚嫩的脸。

  “将军您醒了!”负责护理伤员的官兵大概只有十三四岁,满脸稚气未脱。

  清云半坐起身:“我昏迷多久了?目前战局如何?”

  “回禀将军。”那小兵年纪不大,礼节上倒是毫不含糊:“您一共昏迷了两天。期间白忠将军的部队分为两股,分别加入了对芋子山以及屈家山的围剿中,总攻时间被定在两天后。”

  清云松了一口气:大局已定,接下来就是如何花费更小的代价取得胜利了。

  他刚想走下床,却发现床头放着一双木屐:“穿这个干什么?给我去找一双靴子来。”

  “是,将军。”小兵连忙跑出营帐,等到回来时,手中已经多出一双行军靴以及一件普通士兵穿的战甲。

  “将军,附近只能找到这些了。”

  “没关系。”清云接过衣物,迅速穿上,普通小兵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愣是穿出了军师统领的气势。

  “将军真是神人啊。”那小兵不由得眼前一亮。

  清云将行军靴的绑腿绑牢,笑道:“我看你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居然还会拍马屁。”

  “我绝不是拍马屁,将军的确与常人不同!”那名小兵立刻信誓旦旦道。

  清云却不以为意:“不说这些了,我出去走走。”

  “哎——,将军!您还没吃东西呢!”那小兵连忙追着清云走出营帐。

  此处大概是官兵安置伤员的地方,四下里哀嚎遍野。有些伤员的伤口发了炎,只能用钢锯锯断发炎的肢体,场面惨不忍睹。

  而那些伤在躯干上的,若是没能处理好伤口,导致发炎,就只能躺在草席上等死,一旁的白布更是刺眼无比。

  入眼尽是人间惨像,清云不由得悲从中来:“这里大约有多少伤兵?”

  “回将军,大约有一千人。”跟在清云身后的小兵连忙答道。

  “这一千人能够活着走出伤兵营的,恐怕不足五百啊。”清云满面愁容地向伤兵营外走去。自古两军交战,死人最多的不是在战场上,而是在这伤兵营里,被发炎的伤口慢慢折磨致死。

  伤病营外,便是士兵搭灶做饭的地方,那小兵连忙跑去端来一碗清粥递给清云:“将军,您吃一点吧。”

  “多谢了。”清云接过碗一饮而下:“这里应当是南坊镇吧。”

  “没错,赵统领将我军后方设置在此,各地赶来的难民也聚集在这里。”

  清云将碗还回:“我没什么事了,你去照顾其他伤员吧。”

  “可是将军,你的伤……”话还没说完,清云已经走进一众伤员中。

  军医早就忙得抽不出手,四处都是伤兵的哀嚎声。清云走近一个肚子上缠着纱布的伤兵,那人被安置在草席上,等于已经被宣判了死刑。

  清云走到他面前,那名伤兵睁开眼睛,艰难地开口道:“兄弟,你识字吗?”

  “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过了许久,清云才挤出一个字。

  “那就好,给我写一封信吧。”

  “我这就去找纸笔。”清云连忙站起身,在伤兵营内搜寻一大圈才找到笔墨与白纸。他匆忙回到那名重伤者面前:“说吧,你说我来写。”

  可那名伤兵却毫无回应。

  清云走上前摇了摇他的身体:“醒醒!你不是要写信吗?”

  那人还是毫无回应,一旁负责处理尸体的官兵走上前,将白布盖到他的身上,再将草席卷起,抬到放置尸体的专门地点。

  清云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手中白纸在风中发出“哗哗——”的声响。

  另一旁,一个脸色稍好些的伤员苦笑道:“兄弟,不介意的话给俺写一封吧。”

  清云转过身,理了理思绪:“说吧。”

  那人挪动身体,找了一个舒服点的躺姿:“娘,俺对不起你,不能给您老人家尽孝了。俺死了之后你们来认领俺的尸体,就把俺埋在俺爹的坟旁边。还有俺死之后官府给的钱,统统给俺弟娶媳妇。”说着,那伤兵居然哭出声来。

  “住处和姓名呢?”

  “就写分水县,店子乡,高杨氏收。”说完这些话后,那名伤员早已泣不成声。

  清云将信纸折叠好,收进怀中。四周自知生还希望渺茫的伤员都哀求着要写信,清云只好一个一个地将他们的遗言写下,再郑重地收入怀中。

  直到酉时,大多数伤员都已入睡,清云摸着怀中三十几封绝笔信,只觉得胸口发闷。

 

 

第四十二章

  午夜时分,清云站在帐中。账外每隔一小会,就会传来一声痛苦的呻吟声。

  “看来今夜是难以入睡了。”清云干脆盘坐在木床之上,回忆《长生诀·水》篇的内容——金练筋骨、骨生气血、骨血相生、犹金生水……

  默念着口诀,清云开始在丹田中积蓄内力。金阙穴也随着内功心法的运转,从全身骨骼之中提取出一股奇异的“内力”。这股“内力”与丹田中的内力相似,但却多了一股锐利之感。

  最为锋利的“金”,却偏偏能够生出最为柔弱的“水”。《长生诀》中的五行之篇,也需按照五行相生的规则来修炼。

  其中,第一个经外奇穴位最难开辟。但只要开辟出第一个,随后的四个五行奇穴,只要随着内功修为的增长,便能比较轻松地开辟而出。

  清云以金阙穴为首,随后便要按照“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的顺序,来开辟新的经外奇穴。

  如此思考了很久,丹田与金阙穴的内力都已溢满。清云将金阙穴中的内力输送到阳维脉中,再将丹田中的内力输送到阴跷脉中。因为有经脉导流,这个过程有条不紊,真正困难的,是在内力冲出经脉之后!

  水涵穴,成于人体心脏处,乃是涵养全身气血的经外奇穴。

  当内力同时调动到靠近心脏处时,清云当机立断,强行将两股内力逼出经脉,向心脏压去。

  金阙穴所产生的锋利内力注入心脏,犹如刀剑剜心般的剧痛使清云全身汗毛倒立。而且这痛楚愈加激烈,就在清云承受不住,快要叫出声时,那股剧痛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犹如甘泉滋润般的舒适感。

  “呼——!”清云长舒一口气,刚才那痛楚,差点就让自己强行撤回内力。而一但不能一鼓作气,那剧烈的疼痛感就会成为一股心魔,只有切身体会过的人才能明白其中恐怖。那样的话,《长生诀》的修炼也就到此为止,再难寸进。

  清云站起身,丹田、金阙穴、水涵穴同时运转,就仿佛有三个丹田一般,奇妙无比!

  而且,金阙穴中的的内力极为锋利,适合对敌。而水涵穴中的内力柔弱,却能滋气养血,战斗时更能遍布全身,吸收震荡,与太极中的“卸力”法门相辅相成,威力更上一层楼。

  清云还来不及欣喜,远处的军营却传来嘈杂声,火光夺目。不对!因为自己沉迷于练功,所以忽略了外物,这嘈杂声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

  清云连忙穿好衣物,走出账外。伤兵们早就被惊醒,但也无能为力,只能一脸悲戚的看向远处火光冲天的军营。

  “不好了!山贼袭营,赵统领被杀了!”一名浑身是伤的小兵从军营方向跑来,口中大喊。

  清云瞳孔一缩,三两步便跃上前去:“你说什么?赵统领怎么了!”

  “赵统领被袭营的山贼杀了!”那小兵惊慌失措道。

  清云没有多问,而是脚踏枯草,迅速向军营大帐方向赶去。

  军营内火浪滚滚,不少熟睡中官兵的衣物被点着,幸亏军营依河而建,那些身上着火的官兵连忙跳进水中。

  一队穿着夜行衣的人正手持大刀,不停地截杀着逃往河中的官兵。清云纵身上前,一脚踢在一名黑衣人的头上,随后连续出拳,拳拳到肉。

  只见那些黑衣人的伤口平滑,鲜血直流。没想到第一次将金属性的内力外放,居然如同一柄无形之剑一般,轻易便能断人肢体!

  但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清云特地留了一名黑衣人的性命,此时他正捂住伤口,满脸惊恐地看向清云。

  “你们的首领在哪里?”清云走上前去,一脚踩在他的伤口上。

  “啊!”只见那人大叫一声,便一命呜呼。

  “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清云明明控制了力道,留着那人一口气,将尸体翻开以后才发现——那人嘴角流出黑血,明显是中毒而死。

  “嘴里居然还含着毒药囊!”清云脸色一黑。如此作风,不像是山贼,倒像是达官贵人秘密豢养的死士!

  心中某个不详的猜想逐渐被证实,清云匆忙向大帐的方向赶去。

  “慌什么!统统给我杀回去!”一声震天的怒吼从西方传来。清云停下脚步——那是王政忠的声音!略微思考一会后,他转向西方。

  王政忠穿着他的鎏银战甲,身形威猛,肆意砍杀着冲入军营中的黑衣人。周围的官兵在他的带领之下,也渐渐汇聚在一起,杀了回去。

  袭营者遭此冲击,顿时损伤殆尽。

  军营里只剩下最后一名黑衣人,他浑身上下都裹在黑布中,只留出一只眼睛,手中提着赵教头的首级,那首级还闭着双眼,仿佛仍在熟睡。

  黑衣人将首级放在地上,漆黑的眸子仿佛没有任何感情:“死!”突然一声大喝,这人直向王政忠冲来。

  “来得好!”后者大喝一声,举起手中关刀迎面劈下!

  可黑衣人的身法诡异无比,如同影子一般,闪出无数虚影,几个眨眼间便贴到了王政忠身旁、手中短剑刺出。

  “哈!哈!哈!”王政忠却丝毫没有慌乱之色,大笑过后挺直胸脯,任由黑衣人来刺。

  短剑先是刺在盔甲上,但那盔甲非是凡品,竟丝毫未损。黑衣人挥剑直上,一剑斩向王政忠的脖颈。

  “当!”一声脆响,锋利的短剑居然应声而断,脖子上却只是多了一道白印。

  王政忠扔下关刀,一把抓住那黑衣人。这下无论那人轻功再诡异,也无法脱身了。

  “砰——!”很难想象,人的拳头居然能发出如此巨响。王政忠一拳打在黑衣人胸口,后者喷出一大口鲜血,但仍然活着。

  将那人按在地上,王政忠连续挥拳。拳击的巨响如同炸雷,方圆六丈的土地都被砸凹三尺!

  黑衣人的气息越来越微弱,原本毫无感情的眸子微微一动,直直地看向王政忠。

  最后一拳略微停顿了一下,终还是砸下,黑衣人气绝身亡。

  王政忠站起身,四周的官兵都敬畏的看向他。

  清云已经赶到现场,看见赵教头的首级,只觉得浑身血液直冲大脑,双手不由得颤抖。但越是愤怒,清云反倒越是冷静。当前情势下,如果此时发难,等于给王政忠借口杀了自己!他不再看那首级,是因为害怕自己失去控制。

  “军中副将朱照,勾结山贼,策划袭营!给我押下去!”

  没想到王政忠居然反咬一口,但他现在的威望如日中天。清云略一思考后,并没有直接反抗:“监军大人随意监押将领!他日对簿公堂可不好说啊!”

  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能保持理智,这样也没有借口可以直接将其当场击杀了。王政忠面色阴沉:“多说无益,将他押入铁牢,战后发落!”

  周围的官兵面面相觑,但先前王政忠的神勇还历历在目,有两名官兵顶不住压力,将清云押下。

墨月城娱乐连载小说!



墨月城娱乐客服一 墨月城娱乐客服二 墨月城娱乐客服三 墨月城娱乐客服四